恒天然继续剥离中国资产:计划本财年完全退出贝因美

  3月17日,全球最大的乳品出口商恒天然集团表示,将继续剥离中国资产,将其重心回归到新西兰牛奶产业上。

  恒天然表示,在与合资伙伴雅培协商后,双方决定共同启动中国合资牧场醇源牧场的出售事宜。此外,恒天然同时也在继续减持其在贝因美的持股比例,计划继续出售其剩余股权,并预计在本财年结束前完全退出这项投资。

  不仅是剥离中国资产,据路透社报道,自2019年以来恒天然就开始将业务重心转向新西兰国内,并叫停了原本野心勃勃的海外扩张计划,这也是考虑到恒天然合作社内一万余名奶农对于海外扩张计划的不满。

  虽然剥离中国资产,但恒天然首席执行官Miles Hurrell依然表示,“从当下的业绩可以看出,大中华地区仍然是我们最重要的战略市场之一。我们始终致力于提升大中华区业务的价值,同时将以创新的方式将新西兰牛奶的优势带给中国客户和消费者,并通过与中国本土公司合作来实现这一目标。”

  当天,恒天然还公布了2021财年上半年业绩,集团调整后税后利润4.18亿新西兰元,增长43%,其中大中华区调整后息税前利润3.39亿新西兰元,增长38%。

  “我们表现最突出的仍然是大中华区。他们实现了调整后息税前利润同比增长38%的优异成绩,达到3.39亿新西兰元,这充分体现了我们在该地区餐饮业务的实力、消费品牌业务表现进一步提高及中国在后疫情时期展现出的强劲经济复苏。”Miles Hurrell说。

  恒天然与贝因美的关系终结并非意外,早从2019年8月开始,恒天然就因贝因美的“糟糕”业绩不断减股权。据澎湃新闻记者统计,从2019年8月至今,恒天然共六次公布减持计划,所持有的贝因美股权自18.82%降至2.82%,从第二大持股股东降至第四大股东。

  那么,曾经亲密的合作方,是为何关系恶化,并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呢?

  贝因美业绩不见起色,恒天然套现离场

  贝因美创立于1999年4月,2011年4月12日,贝因美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浙江贝因美科工贸股份有限公司正式登陆深圳中小企业板上市,2014年2月8日,该公司名称变更为贝因美婴童食品股份有限公司。

  上市前三年,贝因美维持了高速的增长,在2011年至2013年期间分别实现营收47.27亿元、53.54亿元、61.17亿元,分别同比(较上年同期)增长17.34%、13.28%、14.24%;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37亿元、5.09亿元、7.21亿元,分别同比增长3.48%、16.59%、41.54%。

  但从2014年开始,贝因美的业绩出现疲软和下滑,当年营收为50.49亿元,同比下降17.46%,实现归母净利润0.69亿元,同比大幅下降90.45%。

  为了提振业绩,贝因美在2015年引入了合作方恒天然,后者以18元/股的价格收购贝因美1.92亿股,总计近34.64亿元,成为贝因美第二大股东,占总股本的18.82%。通过合作,恒天然不但通过贝因美销售旗下安满奶粉品牌,双方还合资收购了澳大利亚达润工厂的股权。

  但合作三年多,恒天然对业绩始终不见起色的贝因美失去了信心。2016年和2017年,贝因美连续亏损并惨遭戴帽,营业收入分别为27.64亿元和26.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7.81亿元和-10.57亿元,扣非净利润分别为-7.99亿元和-11.39亿元。

  因此,恒天然在2018年年底提出了“要重新评估所有投资,主要资产和合作伙伴关系”。2019年,恒天然在陆续减持贝因美的同时,也收回了安满品牌在中国的分销权,回购了其在澳大利亚合作工厂——达润工厂的股权。渐行渐远的关系,让恒天然在2020年对贝因美的态度变成“纯粹的金融投资”,并不断减持贝因美。

  贝因美新目标:重回母婴行业三甲

  另一边来看贝因美的现状。

  2018年起,深陷泥潭的贝因美因连续业绩亏损面临退市的风险。为了保壳,贝因美展开了一系列自救,包括高管“换血”和变卖资产,终于在2018年转亏为盈,但其代价是公司的净资产一路缩水。

  同时为了梳理公司业务,重新起步,2018年下半年由贝因美董事长谢宏提名,公司聘任包秀飞担任公司总经理。

  看包秀飞过往工作经验,其供职过不少大型消费品企业,曾在杭州娃哈哈、上海百事、惠氏营养品等公司任职。加入贝因美公司之前,包秀飞担任荷兰美素佳儿首席销售官及消费型乳制品总经理。从包秀飞本人的履历来看,其既有在娃哈哈这样的民营企业的从业经验,也有惠氏和美素佳儿这样的外资奶粉企业的经验,在当时的情况来看,可以在贝因美和恒天然之间起到桥梁作用。

  2021年1月15日,贝因美宣布了2020年的业绩预告,2020年的净利润达到了5400万元至8000万元之间,同比扭亏为盈,在经过几年沉淀后终于转亏为盈,但作为“救火队员”的包秀飞却宣布因个人原因辞去总经理,由创始人谢宏接任。

  包秀飞在职的两年多时间,不仅解决了贝因美当时所急迫需要解决的渠道不稳问题,还对贝因美的产品线进行了缩减和梳理,强化了高端产品线,如绿爱、特别是爱加系列。在任期内,包秀飞配合谢宏卖掉了达润工厂,解决了贝因美一个重要的亏损点。

  “2018年保牌,2019年续命,2020发力。”此前,包秀飞曾用这样一句话,概括其在贝因美三年的工作内容。转危为安的贝因美,立刻立下了一个目前看来还野心勃勃的目标。贝因美在《2020年-2024年发展战略规划纲要》中写到,产品销售规模要重回行业三甲,成为母婴行业领军企业。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上一篇:】百度港股IPO定价出炉:每股252港元 募资近240亿港元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推荐

最新发布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