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集团:近期的诉前保全事宜已与广发银行达成和解

今日,恒大集团发布声明称,双方已就近期的诉前保全事宜达成和解。双方今后将不断巩固和深化业务合作关系,继续加强合作,实现互利共赢、共同发展。

广发银行申请诉讼前保全1.3亿 恒大债务究竟如何?

一笔1.3亿元的贷款保全,让“恒大系”遭遇股债双杀。

昨日盘中,一份人民法院的裁定书在市场热传。裁定书显示,广发银行近日请求冻结被申请人宜兴市恒誉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誉置业”)、恒大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大地产”)的银行存款1.32亿元。市场闻之迅速反应,“恒大系”集体大跌。

截至昨日收盘,中国恒大跌逾16%,恒大汽车暴跌近20%,恒腾网络下跌近12%,恒大物业大跌13.38%,累计蒸发市值超730亿港元。另外,“恒大系”债券亦全盘“尽墨”,其中“15恒大03”跌近13%、“19恒大01”与“19恒大02”均跌逾11%。

盘中杀出个诉前保全

在上述裁定书中,广发银行宜兴支行表示,“情况紧急,不申请保全权益将受损害。”

地产企业资金链情况如何,银行的态度很重要。7月19日下午,网传的这份法院民事裁定书,也将广发银行和恒大集团推上了风口浪尖。

这份民事裁定书是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于7月7日签发的。文书称,广发银行宜兴支行以“情况紧急,不立即申请保全将会使其合法权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为由,向该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请求冻结恒誉置业、恒大地产的银行存款人民币13201万元或查封、扣押其他等值财产。

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该申请符合法律规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一条、第一百零二条、第一百零三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冻结被申请人恒誉置业、恒大地产银行存款人民币13201万元或查封、扣押其他等值财产。

该裁定送达后立即执行。根据规定,申请人在人民法院采取保全措施后三十日内不依法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的,法院将依法解除保全。这意味着,如果问题得不到解决,广发银行有可能在三十日内对恒大集团及其子公司提起诉讼。

据此,证券时报记者第一时间联系广发银行,但是截至发稿,暂未获得回应。

声称广发滥用诉前保全

上述裁判文书在7月19日被传开。对此,恒大集团回复证券时报记者称,该公司江苏省公司旗下项目公司宜兴市恒誉置业有限公司与广发银行宜兴支行的项目贷款1.32亿元,到期日为2022年3月27日。

也就是说,这笔贷款尚未到期。恒大还在回应中表示,“对于广发银行宜兴支行滥用诉讼前保全的行为,我司将依法起诉。”

贷款未到期能否申请诉讼保全?一位律师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在满足一定条件下,贷款未到期也可以申请诉讼保全,主要是出现无法偿还债务的风险时可以要求提供担保,行使提前解除权。

股债双杀市值大蒸发

其实,在此之前,恒大已频频向市场释放“不缺钱”的信号——不仅有特别分红,还有提前偿还136亿港元的美元债。

不过,市场资金对中国恒大的信心似乎仍然不足。7月19日,广发银行申请对恒大两公司诉前财产保全的消息,令“恒大系”集体大跌。当日午盘,“恒大系”个股跌幅持续扩大。截至收盘,中国恒大跌逾16%,恒大汽车暴跌近20%,恒腾网络下跌近12%,恒大物业大跌13.38%。中国恒大总市值也因此跌至1088亿港元,相比前一交易日,市值蒸发超209亿港元;恒大汽车单日蒸发市值超371亿港元,“恒大系”总市值则累计蒸发逾730亿港元。

与此同时,“恒大系”债券亦集体大跌。其中,“15恒大03”跌近13%,“19恒大01”与“19恒大02”均跌逾11%,“20恒大01”与“20恒大02”则分别跌超8%、9.8%。

从盘面情况来看,上述裁定书消息明显加剧了资金的紧张情绪,投资者纷纷抛售“恒大系”股票、债券。盘中,尽管恒大及时发出声明,但其股债走势并没有出现明显回升。

恒大债务深浅在哪?

2021年以来,恒大债务一直牵动着市场资金的情绪,那么当前恒大债务情况究竟如何?

上周五(7月16日)市场资金对恒大流动性的担忧情绪已有所缓解,当天中国恒大股价高开高走,盘中一度大涨逾14%。

缓解市场情绪的是一则特别分红公告。7月15日,中国恒大发布公告称,将在7月27日召开董事会会议,讨论特别分红计划。

市场对此的解读是,恒大主动向外界释放了“不缺钱”的信号,也一定程度上挽回了市场对恒大的信心。

其实,在此之前,恒大已经向市场释放流动性安全的信号。6月24日,中国恒大发布公告称,已安排自有资金136亿港元提前偿还美元债。至此,恒大到2022年3月前,再无到期的境内外公开市场债券。

自去年3月份以来,恒大已累计归还7笔境外债券本息合计约106亿美元(折合超823亿港元)。据悉,106亿美元的资金并非通过发债募资以新还旧,而是恒大自有资金。

对于自有资金来源,中国恒大称,2020年以来旗下多个板块密集引入战略投资者,为公司补充了大量现金。比如,总市值近3000亿港元的恒大汽车是恒大集团董事会主席许家印最倚重的上市平台,从去年8月至今,中国恒大已经通过恒大汽车进行了三次融资,募资规模约406亿港元。

除了通过外部融资、引入战投以外,大力促销回款也是恒大持续回收流动性、降低负债的关键。截至6月底,今年恒大累计实现销售额3567.9亿元、销售回款3211.9亿元,均创历史新高。

过去一年多的时间,恒大集团业务战略重心几乎全部落在降负债上,公司通过大力度促销回款、出售股权及债转股等方式来“降负债”。数据显示,中国恒大2020年实现销售7232.5亿元,完成销售目标111%;销售回款6531.6亿元,同比增长38.5%,全年回款率90.3%。

今年3月,许家印更是给出了未来三年的降负债目标计划——2021年6月30日将净负债率降至100%以下,2021年12月31日现金短债比达到1以上,2022年12月31日将资产负债率降至70%以下,全面达到监管要求,实现“三条红线”全部转绿。

6月30日,恒大集团对外透露,截至6月底,恒大净负债率已降至100%以下,顺利实现一条“红线”变绿。另外,恒大目前的有息负债亦已降至约5700亿元,与去年最高时的8700多亿元相比,大幅下降了约3000亿元。

根据监管“三道红线”的规定,如果三项指标均不达标,归为“红档”,有息负债规模不得提升;两项不达标,归为“橙档”,有息负债规模年增速不得超过5%;一项不达标,归属“黄档”,有息负债规模年增速不得超过10%;三项指标全部达标,归为“绿档”,有息负债规模年增速不得超过15%。

可见,“三道红线”监管新规的出台,对房企财务指标提出了更为具体的要求,明确限制房企债务规模的无序增长。“控负债、降杠杆”成为众多房企的聚焦点和发展方向。

【上一篇:】河南暴雨致124万人受灾!新乡降水超郑州 千亿地产员工冷嘲热讽被开除

【下一篇:】返回列表

最新发布

热门专题